1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04:16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救出前,在医生的指导下,救援人员先给三人补充了生理盐水。当天晚上,三人分别被转入江油市人民医院、江油市第二人民医院、江油市九0三医院ICU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被困隧道内,三人一直有时间观念,因为曾统华带了一个老年手机,但是没有信号。为了节约手机电源,他们每次只看一眼时间,就立即关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4日0—24时,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老婆可能晓得你出事了,你老婆可能还不知道。”曾统华说,因为鲜章明是陕西的,所以他开玩笑似地跟两人说话,“后来能聊的都聊完了,也没得劲聊了,但时不时还是要找话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网友则称赞推特算法“完美”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哇,推特的搜索算法太完美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困第一天,三个人的精力都还不错,他们也担心隧道继续垮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鲜章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曾统华负责理线,申建生开着火三轮在他们后面一点。当时曾统华大喊“掉石头”了,喊他熄火,他立即停了扒渣机,然后三人走了几步,往隧道外的方向就出现垮塌。他们全部被困在隧道内,火三轮也被砸了一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第一天,我们也用石头使劲敲钢管、石头等,希望外面能听见,但后来知道他们并没有听见。体力不好了,就轮流用石头敲。而且,如果他们不往洞内送风,我们也可能因为缺氧而死了,因为后来打火机都打不燃了。”鲜章明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后,他们三人又想到一个办法,自己接通电源。鲜章明先是取下了扒渣机上的灯泡,然后申建生和曾统华找来一根电线。申建生将电线的一端接在了火三轮的电瓶上,另一端接在灯泡上,这时,灯泡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