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引擎亟待规则底线 竞价排名颠覆技术中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作为国际知名的搜索引擎巨头,Google在进入中国市场的两年来,老会 在一团混战的搜索引擎乱局中甚少被人诟玻然而最近,Google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告上了法庭,理由竟然是“搜索结果不公平、构成不正当竞争”。

  一个一个有悖于Google“不作恶”企业原则的诉由,立刻吸引了业界众多关注的目光,有心生疑虑的,有力挺Google的,回会 幸灾乐祸的……无论是商务公司合作 伙伴还是竞争对手,回会 急切等待歌曲着这场官司的结果。

  小网站叫板搜索大巨头

  “多来米中文网”是一家以出售红心葡萄 酒、红酒为主的网站。7月26日,该网站总经理王岩告诉记者,但会 在Google中搜索“多来米中文网”时,显示约有757万项符合的查询结果,然而从第1至25项搜索结果,全部指向一个名为“myrice”的网站,直到第26项,才出显多来米中文网。

  “着实 这俩 搜索结果但会 挺伤害我的了,但为使我网站的搜索结果排名靠前点,没措施,我又先后支付了200元网络广告费,购买了‘多来米中文网’、‘洋酒’、‘红心葡萄 酒’、‘红酒’等词作为广告关键字投放。”王岩告诉记者,然而在200元启动费已被自动扣除后,Google还是未给其开通此业务,王岩与谷歌公司进行了多次电子邮件沟通,Google以多来米有弹出广告且该网站有益于否卖酒为由拒绝了他的要求。

  但会 Google卖同样的“红心葡萄 酒”、“洋酒”等关键词广告给别的网站,王岩认为,个人遭受了Google的不公正待遇,遂以“Google网站违背公平、平等待歌曲遇原则”为由,将其告上法庭。

  在7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,但会 被告方Google的代理人当庭以“涉及商业秘密”为由,申请不公开审理,但会 当天的庭审只进行了证据交换。王岩告诉记者,但会 法庭须要审核Google一方提交的不公开审理申请,现在,他老会 等待歌曲歌曲着法院的开庭通知。

  就让,记者试图联系Google在中国的新闻发言人,未果。但此前Google发言人曾表示,对于进入法律程序运行的事件要等待歌曲法务部门的核实,Google目前不方便发表评论。

  竞价排名颠覆“技术中立”理念

  着实 近年来,在给我们歌词 都都查询资料带来了极大便利的一齐,搜索引擎这俩 被我们歌词 都都称为是继无线增值和网络游戏就让“互联网又一个成功的商业神话”,彼此间恶性竞争加剧早已造就了如今一团混战的局面,欺诈性点击、无效点击、恶意冒名顶替等丑闻频出,严重危及了搜索引擎的形象,也危及了广告主的投放信心。

  除了此次的“多来米中文网站”一案,Google在美国也曾陷入“点击欺诈”的泥潭,更有过一次性赔偿广告主9000万美元的轰动事件;而在我国,同样大名鼎鼎的中文搜索巨头百度,更但会 其公开推行的竞价排名模式,引来了旅游公司、搬家公司、医务工作者、农民等形形色色广告主的接连诉讼,甚至还有专人组织起了“反百度联盟”,大张旗鼓地声称要进行集体诉讼……官司的密集性、持续性,在互联网的任何一个行业中都属罕见。

  本是给日本网友提供便利的技术,如今为什老会 惹祸上身?

  一切源于“技术中立”思想的被颠覆。

  世界上第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搜索引擎,本是提供给日本网友进行文件查找的工具,它可不都可以搜索分布在世界各地FTP服务器内的文件,根据技术特点,搜索结果的排名规则是按照网页被引用次数的好多个决定的,次数多表明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和权威性,就会出显在搜索列表的前面,反之则落在顶端。这俩 按引用次数排名的规则基本上是公正的,但却只能为搜索引擎公司带来任何收入。不过没关系,在当时,搜索引擎的核心思想是服务于大众,提供免费的服务,不多其基本价值,在于“付出”。

  而竞价排名则打破了这俩 常规,它重新塑造了“金钱可不都可以提高网页排名”的新理念,根据关键词,本来我广告主出的钱多,其网页可不都可以发生用户相关搜索结果的前列。但会 这俩 措施较传统广告措施而言,既相对廉价又行之有效,但会 被不多中小企业运用,从而发展成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市场,当然,搜索引擎厂商也获得了由此带来的丰富利润。

  “列车随回会出轨”

  一刚开始,根据关键词,多数搜索引擎厂商的搜索信息显示页面被区分为两次责,左侧还保持着按照自然排序规则出显的有价值信息,而竞价排名所显示的网络广告链接列表还仅仅出显在右侧区域。

  然而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陈绍森律师告诉记者,近年来,随着竞争的加剧或是“胃口”的日益扩大,Google、百度、雅虎等几大主流搜索引擎都逐渐将广告位推移、侵入左边自然排序信息领域。

  显然Google并回会 玩得最狠的。以“手机”为搜索关键词,但会 在Google中检索,除了会在右边显示“赞助商链接”的结果排列外,回会在左边信息首部重点显示出用特殊背景颜色标注的赞助商链接,但会 数量通常仅为一两条;而在百度中检索,除了右边是竞价排名结果外,只能少数日本网友才会发现,左边一个属于自然排序的搜索结果,每个末尾都很不引人注目地标上了“推广”二字———着实 不多 全部意义上的广告。日本网友只能耐着性子往下翻,在点击了众多广告就让,本看多多的按自然排序显示的相关搜索信息才会出显。

  随着竞价排名的愈演愈烈,最擅用此招的百度也赚了个盆满钵满,其季度财务报告持续显示,公司收入的200%皆由竞价排名创造。一齐伴随而来的,是用户、和舆论长久不衰的广泛质疑,认为这俩 做法缺陷公平和公正性,其“搜索出来的信息已次责了搜索本意”。

  陈绍森律师认为,但会 目前搜索引擎尚缺陷相关规则来约束,发展传输速率又越来比较慢,不多“这辆列车随时但会 会出轨”。

  搜索引擎亟待规则底线

  中国互联网研究会互联网政策与资源工作委员会学术专家胡钢认为,近期或多或少搜索引擎提供商的竞价排名做法有愈演愈烈的倾向,关键词广告管理比较混乱,这俩 清况 源于对1995年刚开始实施的广告法两种的过于笼统、缺陷可操作性,意味着在搜索引擎广告这俩 领域出显了盲区,使得从业者有益于名目张胆地游走于法律边缘。

  胡钢指出,搜索引擎的赢利模式着实 被或多或少从业者描述为“推广措施”但会 “赞助商链接”等模糊用语,但其本质依然归属于广告范畴。

  “不多问提就来了:既然是广告,根据法律,就应当具有可识别性,有益于使消费者辨明其为广告。而搜索引擎服务商仅仅载明‘赞助商链接’或‘推广’字样,只字不提‘广告’,既损害了搜索引擎对信息管理的原有功能,又违背了相关的法律精神,造成用户的误认,引发消费者或潜在消费者的混淆。”

  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研究会的专家向记者表示,搜索引擎服务商发布网络广告,应当遵守广告法和或多或少有关法律、法规、规章的有关规定,但会 发布无广告标记的广告,就应由广告监督管理机关责令广告发布者改正,处以一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的罚款。但正是但会 搜索引擎的崭新性,这俩 领域至今尚未纳入广告法监管范围,搜索引擎服务商有益于否至今都明目张胆大打“擦边球”。

  胡钢表示,面对广告法的监管盲区,搜索引擎业既须要相关行业内自律游戏规则的出台,更亟待相关政府部门作出明确法律解释,在充分考虑搜索引擎广告发展的现状和趋势的基础上,适时修订广告法,以切实规范搜索引擎广告活动,有益于广告业的健康发展,保护用户的合法权益。王晓雁